沈遷

Chu~



一个不走心的调色。

[柴门木月×中堂系] 痛愛(一)



中堂系从黑暗中渐然醒转。

准确的说,是被耳边的巨大的轰鸣声吵醒。

这儿潮湿得一塌糊涂,空气中有线香的味道。
他来不及仔细思考。——是椰子味?水果?....还是寺庙里的那一类?

自己身处何处?为什么会在这里?后脑与肋骨传来的剧痛让中堂几乎无法静下心去拾回昏迷前的记忆。视线从皮革类的障碍挡住,四肢以并不好受的姿势被人反缚在一旁。


城市的阴暗面在这暗巷中尤其,他也只是听说过这一带杀人犯出没的猖獗之甚才会来勉强碰碰运气,口袋中的注射器不知被扔到何处。他甚至没看清那人的面容。

....可恶,还是大意了。

在被身体的剧痛击败前,中堂停止了无谓的挣扎,索性闭目养神起来。许是因为挣扎弄出了些金属碰撞的声音,屋子里的噪音戛然而止。他听到了脚步声。

“...醒了?”

沙哑男声从前方响起,眼前的遮挡物接着被利落移开。

中堂看到了他。

清醒,独立,一声不吭。

还是杂志,拍得很粗糙。

拍自杂志。只发了一部分,很多没拍出来。